PG电子

  • 行业风采
  • 当前位置:PG电子 > 企业文化 > 行业风采
时光匆匆——留在七二一的记忆
一天,下着小雨。独自一人漫无目的走着,或许是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指引着我走到了曾经住了几十年的家。熟悉的青砖水泥瓦,仿苏联式的两层楼房映入眼帘。雨水顺着脸颊落下,模糊了双眼,我一路小跑着进到曾经住过的房间,看着早已破败不堪的房间,心里逐渐失落起来,那些曾经的美好事物,记忆里断断续续的片段,似熟悉、似陌生,不知曾经住在这里的你们,是否还一切安好……

  一天,下着小雨。独自一人漫无目的走着,或许是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指引着我走到了曾经住了几十年的家。熟悉的青砖水泥瓦,仿苏联式的两层楼房映入眼帘。雨水顺着脸颊落下,模糊了双眼,我一路小跑着进到曾经住过的房间,看着早已破败不堪的房间,心里逐渐失落起来,那些曾经的美好事物,记忆里断断续续的片段,似熟悉、似陌生,不知曾经住在这里的你们,是否还一切安好……

  我家这栋楼房坐落在721矿莲塘生活区的中部,楼房西头有棵两层楼高的法国梧桐树。树下就是我小时候跟小伙伴玩耍的地方。夏天PG电子在树荫下玩着玻璃球,到了晚上家家户户搬着竹床出来乘凉;冬天就在树下挖个坑烤地瓜。当然了,地瓜也从未熟过,不过那个时候好像也并不在意。如今那棵大树早已不在,那烤地瓜的土坑也已无处寻找。更令我忧伤的事情,是在不久的将来可能这栋房子要完成它的使命而被拆除。望着楼房之间早已布满杂草,熟悉的青砖房在雨中孤独伫立。斑驳的墙面仿佛诉说着几十年来的辉煌和沧桑,看着荒废的场景,有些人、有些事浮现在脑海中。

  邻居马奶奶是个地道北方人,用现在的流行的话说就是做的一手好面食,小时候家里没人看管我的时候,都是马奶奶照看着我,也都是吃着马奶奶做各种面食长大,至今我还是很喜欢面食。因而也让我困惑了蛮久,我到底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

  高高大大的徐爷爷,下的一手好棋,在我对象棋最感兴趣的年纪成了我的师傅。这么多年了,总算没辜负他老人家栽培,至今棋艺还算说的过去。还记得他每次跟其他人下棋的时候总把我带在身边,然后把我介绍给他的棋友认识并说道:“这是我的徒弟呢”。

  小个子的陈爷爷,在我记忆里他是个木匠,陈爷爷最热衷的就是用木料做小板凳、用竹子做笛子,在那个枪支管制不严的年代,他还有个爱好就是打猎,小时候也看到他打到的野味,也最喜欢搬个板凳聆听他打猎时遇到的各种险情和故事……

  后来根据国家政策,为了体现对矿山职工关怀,大家搬离了生活多年的矿区,住到了抚州小区。我因还在矿山工作,也很少能碰到他们。每次回到抚州,在路上碰到他们,总是很亲切。邻居的爷爷奶奶们也总是拉着我的手聊着天。“什么时候结婚啊,记得叫PG电子啊”“莲塘的房子还在吗?还能不能住了”“小时候你不是最喜欢吃我做的包子吗?等我回家给你做点哈”……我每次也是叽里呱啦的回答着他们的各种问题。随后的几年每次遇到他们,慢慢的发觉,他们的眼神似乎不再那么好了,腿脚也不在利索了,身板也没我小时候看他们那么硬朗了……感慨着时光流逝让他们在慢慢的老去,也终究有一天我也会失去他们,我心头涌上一丝伤感。愿时光善待他们,也愿时光慢一点流逝,再慢一点……

  当时光的列车缓缓驶过,而立之年的我就坐在那里,深情的目光望过去,都是我在他们身边嬉戏玩耍的样子,渐行渐远的车辙,默默带走了属于这里的喧嚣和快乐,却指引着我一路追随那段逝去的时光,当岁月悄悄转身,多希望PG电子大家都还在那里,不曾改变!

  (金安铀业  韩小乐)

网站地图 XML
友情链接 LINES: